切换到宽版
  • 6阅读
  • 0回复

打假就像打地鼠,鲍师傅维权代价不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卞南琴
 

贵阳近视手术医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阿茹汗西单明珠商场东门外的鲍师傅糕点店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鲍才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透过电脑屏幕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无心看这些,他的心思都在维权打假这一件事儿上。
      
      鲍才胜的老家是江西省资溪县,这里素有“中国面包之乡”的称号,鲍才胜从十几岁开始做糕点,上世纪80年代他在江苏、河南、安徽等多地开过面包坊。2004年他和妻子来到北京发展,取自己的姓氏“鲍”字创立了“鲍师傅”品牌。2014年开始,鲍师傅走出北京,门店开到了天津、上海等地。在上海人民广场,因为地址位置特殊,鲍师傅糕点的客人排队排到了地铁口,由此,鲍师傅从一家普通的糕点品牌一夜之间晋升为网红品牌。
      
      所谓人红是非多。火起来的鲍师傅没能逃过被山寨的命运。3月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见到鲍才胜时,他摇了摇头说:“北京的假鲍师傅还有100多家呢。”这还是鲍才胜打假打了快2年的结果。
      
      鲍才胜的主要打假对象是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易尚”),该公司凭借手中多类用途的“鲍师傅”商标,从2017年初开始放开加盟,迅速抢占全国200多个城市。
      
      没有糕点类的商标,却非用其他用途商标卖鲍师傅糕点,眼看着果实要被北京易尚抢走,鲍才胜坐不住了,他向这家“有组织有预谋”的侵权公司发起挑战,一战就是两年。
      
      宣战
      
      鲍才胜彻底被激怒是在2017年七、八月份。“我在网上发现了一家可以加盟的鲍师傅糕点店,他们用的宣传资料都是我自己门店的,而且最严重的是,这家鲍师傅的加盟店已经开出了七八十家,这就是要吞掉真正的鲍师傅啊。”
      
      给鲍才胜带来“晴天霹雳”般打击的正是北京易尚。鲍才胜迅速做出了决定——维权。但随后他才意识到,北京易尚绝不好对付。
      
      北京易尚的准备工作是从注册商标开始的。打开北京易尚的官网,最显著的位置上印有“鲍师傅”、“BaoShiFu”以及“头像”三个元素组成的商标,北京易尚还标明其已获得第17899096号商标注册证,拥有第43类“鲍师傅”商标,内容为:餐厅、茶馆、旅馆预定、酒吧服务、咖啡馆、流动饮食供应、养老院、会议室出租、日间托儿所。
      
      另外根据北京易尚官方公布,该公司还拥有32类、30类商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网站信息,32类的商标和服务内容为:啤酒、矿泉水(饮料)、果汁、苏打水、可乐、奶茶(非奶为主)、豆浆、纯净水(饮料)、乳酸饮料(果制品,非奶)、饮料制作配料、30类商标为糕点类,但是该商标并没有标注“鲍师傅”字样,只有“头像”元素。
      
      鲍才胜承认,在注册商标这件事上,自己准备得没这么全面,2013年4月,鲍才胜妻子彭艳丽在30类糕点类申请注册了“鲍师傅”商标,2014年9月获准注册;2015年5月,鲍才胜成立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第30类(糕点类)“鲍师傅”商标转让至鲍才胜公司名下。
      
      打地鼠
      
      也正是因为有注册商标,北京易尚的加盟模式进展顺利,所以数量庞大的加盟商也给鲍才胜的维权形成了障碍。“就跟打地鼠一样,这儿打下去那儿就冒出来了。”
      
      鲍才胜的维权从几个纬度展开。一方面,他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北京易尚的商标无效裁定;另一方面,在北京他向北京易尚提起诉讼;再者,向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举报;还有就是向加盟商发起了侵权诉讼。同时,提高自己被复制门槛,例如更换牌匾、门店推行明厨亮灶等。
      
      每个维度的维权都有难度。前两者耗费的时间长,一时半会儿没有结论;后两者则是更加耗费精力和时间;“在很多地区,我们向工商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但是侵权成本太低了,罚了款,很快就又开起来了。所以在最开始维权的时候我非常悲观。”
      
      作为维权的总指挥,鲍才胜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每天电话不离手,与各地区负责人、律师沟通策略和进展。鲍才胜还有一项工作是准备举报材料:“好几百页的材料准备起来很麻烦”。他有三个律师团队,管理层全员上阵。
      
      在多个纬度的维权中,起诉加盟商是最先有回应的。鲍才胜将其归功于各地方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鲍才胜至今清楚得记得2018年4月10日,在鳌亚洲论坛上总书记做的主旨演讲,其中提到“将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
      
      过了4个月,鲍才胜就拿到了来自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法院认为,被告加盟商须停止使用鲍师傅的相关文字商标,并赔偿鲍才胜经济损失5万元。
      
      “听到胜诉的消息,真的是高兴啊,再打下去我们就有信心了。”此后捷报频传,鲍才胜方面再胜诉3起,和解3起。“但是拿到的赔偿费都不够付律师费的”,鲍才胜笑着说。
      
      在江苏东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汪小青看来,鲍才胜胜诉的原因在于,不论是鲍才胜还是北京易尚,都拥有“鲍师傅”的商标,但是区别在于产品和服务。“北京易尚的商标是属于服务业的商标,比如餐厅、咖啡馆等,但是销糕点提供的不是服务,是属于零业。而糕点的商标在鲍才胜之手。”
      
      加盟商也很受伤
      
      王宏(化名)是上述4起诉讼中败诉的一方,3月9日,向经济观察报回忆事件的整个过程时,王宏依然很懵。
      
      “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王宏介绍,大学毕业后的他一直有颗创业的心,在听说过“鲍师傅糕点很火”之后,便百度搜索了“鲍师傅”三个字,找到了加盟方式,于是不到一个月,在2018年过年前,他就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铺子里开了自己的“鲍师傅糕点店”。“打电话给总部,联系当地总代理,交了6.8万元的加盟费,按照他们给出的清单买了机器设备和原材料,他们又派了师傅培训一礼拜,然后就开张了。”王宏口中的“他们”就是他从网上搜索到的北京易尚。
      
      王宏最开始也有疑问,自己拿到的牌匾设计怎么和当地另一家鲍师傅糕点不一样呢?北京易尚给出的解释是:“这是鲍家兄弟俩开的店,哥哥是做直营,弟弟做加盟,其实都是一家。”在签合同时候他还留了个心,最后看到北京易尚也有注册商标就彻底放松了警惕,但是他却没有仔细看,商标归属于哪一类,直到他收到了一封来自鲍才胜公司的律师函。
      
      “一下子就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给北京易尚打电话,对方只强调说我们也有商标,还鼓励我们说,尽管去打就好,不要有担心,但是上了法庭,我们直接败诉。”在经历了这一遭后,王宏也再联系不上北京易尚对接的经理。摆在他面前的是5万元的赔偿以及换牌子的要求。“我的老顾客都知道我是鲍师傅,换了牌子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卖得动了。”
      
      王宏私下也和其他加盟商沟通过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利,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完全是个受害者。“如果北京易尚的商标只是餐饮等服务类的,为什么要教我们做糕点呢?”可是商量的结果是,“还是算了,”王宏说自己每天做面包,从早上9点忙到晚上10点,一点时间都没有,再加上30万元左右的成本已经投进去了,不想打了水漂。但是他内心还是希望,能有其他加盟商替他站出来,讨回公道。
      
      对于王宏的故事,鲍才胜完全知晓,“我们都是受害者,但是我不能因为可怜王宏而不去告他。”鲍才胜看到的是,还有很多“王宏们”因为商标意识浅薄而重蹈覆辙,鲍才胜希望通过这几次诉讼给加盟商们敲响警钟。
      
      根据天眼查信息,已有加盟商向北京易尚因特许经营一事发起诉讼,要求退加盟费、赔偿店铺装潢等费用,但是一审民事裁定书的结果为,不在该法院的管辖区范围。
      
      商标被裁定无效
      
      加盟商的几起败诉似乎还未影响到北京易尚。3月14日,经济观察报记者拨打北京易尚官方电话,工作人员称随时都可以加盟,对于“真假鲍师傅”的问题,对方坚称“有商标,尽可以考察”。但是对于被鲍才胜起诉侵权及商标事宜,北京易尚方面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据了解,北京易尚自2017年4月启动加盟,在全国238个城市开放区域代理单店(加盟店)。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北京易尚注册时间为2013年4月7日。孙修朝为100?股股东。该公司共计有104条商标信息,其中有30个已注册商标信息,除了鲍师傅元素的商标之外,还有“原麦丰秋”等商标;正在等待实质审查的商标名单中,还有“金拱门”字样的商标。
      
      对于北京易尚的多个商标注册行为,汪小青表示,一些原创品牌一方面忙于发展和经营,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力度不足,另一方面,企业举证难度和维权成本很高,这给一些别有心机的企业创造了可乘之机。
      
      事实上,在餐饮行业,“被山寨”时常发生。一位茶饮料品牌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即便是热度高的品牌亦难逃此命运,山寨品牌的目的就是要借助品牌热度开放加盟挣快钱,一旦形成了规模,真假品牌傻傻分不清楚。
      
      针对这样的市场现象,2月1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公布关于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19年3月14日。
      
      征求意见稿中的一项内容为,对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除依据商标法、商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进行处理之外,可以视情节依法采取惩戒措施。摹仿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申请商标注册,攀附他人商誉;抢先申请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不当攫取他人商誉等都算作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
      
      鲍才胜至今有些后怕,如果自己不打假,“真的就会被吞掉了”,自己多年踏踏实实的经营会付诸东流。但是两年的打假也耗费了他太多的时间、人力、资金成本。“这两年鲍师傅都没有新品出来,”鲍才胜对此深感遗憾,他反复强调:“我就想踏实做糕点。”
      
      3月11日,鲍才胜收到了来自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于北京易尚第43类商标宣布无效。去年,北京易尚的第32类商标也已被裁定无效。这两个商标也是北京易尚招募加盟商时的商标招牌。
      
      拿到裁定后,鲍才胜松了一口气:“今年我的精力要转向老本行了,打假维权就交给律师团队吧。”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