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372阅读
  • 0回复

重磅大作六零年代好家庭,少女心又一次被治愈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祝雨灵
 

知乎环保新冠


      
      要说土地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全国解放之前,那都是地主有地,贫民租地,等成立了新国家后,领导带着人民群众分田地。
      
      51年土改分了田地,打倒了地主阶级,家家户户都种上了自己的土地,可惜时间没持续太久,58年成立合作社,全国上下都吃食堂搞集体,包括之前分的田地,家里开发的自留地都被人民公社做主收了上去,由人民大队统一管理,统一种植。
      
      大家伙儿交了土地,开开心心的吃起了食堂,后来公社食堂没开几天因为农闲,又不开火了,每家家里的自留地重新放了下来。
      
      当然,这些儿下放的自留地都是位于房前屋后属于自己院子的地方,像开在田间地头的自留地,都冲公种了庄稼,是返不回来的。
      
      而且哪怕是房前屋后,自留地的归属权还是公家的,办食堂的时候青菜都被食堂薅去做菜,农闲的时候在还给他们,还是因为公社集体实在没了粮食。
      
      眼下这年月,家里大人孩子还多,一大堆人总不能就指着发下来的那几个地瓜干,粗粮吃饱肚子不饿死吧。
      
      为了安抚乡亲百姓,上头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的将“不能见烟,不能摘苗”的标语无视,最终默认乡亲百姓可以种些儿蔬菜填饱肚子。
      
      像是如今,食堂没开火,菜地里的菜归个人,周家村家家户户种的最多的便是能耐寒抗冻的油菜和菠菜,不仅好养活还耐吃抗饿。
      
      这好事放在其它村子,哪怕上头松了口,前门后院能种青菜,老实巴交的百姓也只敢种高产的萝卜土豆豆角,像什么菠菜,黄瓜,西红柿等小资菜苗,那是死都不会碰的,种的话会被打上资产阶级的标签。
      
      “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鼎鼎大名的口号就是这个时候传出来的。
      
      在58,59年最严种的时候,哪怕在河边地头或自家墙根底下种上两棵,也是要被村里的检查队带头给铲掉的。
      
      不过眼下还好,像是菠菜啥的资本主义苗种,周家村家家户户都种,哪怕是奸坏奸坏的新任大队书记王会立一家,家里婆娘也跟着种了两垄。
      
      周家村距离红旗镇比较远,上头对他们考察的没周围几个村子那么严实,村民种了,村委会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糊弄过去,日子过的倒是比其它村子好上一些。
      
      打开紧插的木栏房门,周静被外边呼啸的冷风冻的一个哆嗦,身上好容易积攒起来的热死跑了个干净。
      
      埋头理了理身上这件有些儿宽大薄捻,紧了紧破烂的棉袄,周静冲着手哈了哈气,瑟瑟的把双手插进了袖子里。
      
      凭着自己的记忆加上她妈给她的科普,周静看着眼前那间间低矮的土培房,将他们老周家的人物一点一点的对应上去。
      
      因着她爷奶周成江李书还在的缘故,他们老周家没有分家,刨除去正在外边部队当兵的小叔和已经嫁出去的大姑,眼前狭小的四合院子里一共住了四户人家。
      
      房子是坐北朝南的方位,从东北角落的大门进来便能睁眼看到他爷奶那敞亮大气的三间红砖房,当然,说的红砖房没有后世夸张,只是红砖打的地基,门墙和房梁都是麦秆泥土混着沙土做的。
      
      整个周家村都是这个建造,若是周静没记错的话,眼下盖房用的的红砖都是需要上头批条才能从砖窑往回拉的,不仅贵还麻烦,就三间瓦房的地基,这还是她因为她爷的亲大哥是村长,他家沾光走亲戚得来的。
      
      她爷奶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准备给他小叔娶媳妇用的小三间房,不过建的不太好,包括地基也都是山间常见的石块的泥胚房,房梁用的柳树,没有榆树的结实。
      
      正面的六间房一字排开,房前用栅栏围了一个简易的围墙,里边是她奶养了好几年的三只老母鸡,猪圈修在房间左侧面的地方,上头还盖了一个简易的稻草棚用来遮风挡雨,眼下猪圈里的猪都杀了,空着没用上。
      
      至于她奶的菜地,被放在了房屋后院,约莫有两分地的样子,和她家地里种的一样,油菜,菠菜,顺便还有几垄过冬留种的大葱。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除开正对门的六间房子,院子的东西两侧也被她爷奶盖了偏房,她大爷周和贵和她爸周和睦就住对面。
      
      对了,她爸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周和睦,除了她爸的名字加了一个外,剩下他们娘三的名字都没啥变化,周静也是感慨天意如此。
      
      东西偏房都是三间房的构式,当初盖得时候她奶挺有远见的,那个时候还没出现什么高级集体,家家户户盖房子都要自己种树攒木料当房梁,她奶为了盖房子,直接把家门口养的几颗粗壮的杨树,榆树都给砍了,最后盖她小叔的房子的时候,不得不用柳树将就。
      
      房子盖完就迎来了组成高级合作社消息,各家的牲口,家畜,田地都上交给了国家,就连盖房子用的实诚木料,也只能向大队打申请报告,花钱购买,这直接导致了村里其它想盖房子的家庭因为缺钱或土地难批的缘故,只能住在小小的房间里,大人孩子都挤在一起,干啥都不方便,简直苦不堪言。
      
      如此一看,周静简直佩服她奶的未雨绸缪,最起码他们一大家子都有自己的房子,不用挤在一个房间里生活。
      
      只要想到那种一个房间,中间只隔着一个帘子,炕头两边各住一户人家的情况,她就吓得直打冷颤儿,简直太恐怖,不敢想不敢想。
      
      周家院子不大,尤其她大伯家和她家先后都起了偏房,门前简单的围了栅栏,栅栏一拦,将院子的空地截出了大半儿,只留了从大门口到各家门口用来走道能有一人宽点的地,尤其是院子外边还时不时有两颗杏树,李子,梨树挡着,哎呦,简直挤的没眼看。
      
      他们家在前院种了几垄青菜,加上后院还有半分多的自留地,倒是供的上屋里吃的速度,眼下粮食不够吃,家家户户全指着菜地里的青菜顶饱。
      
      前院的菜地能有十垄左右,此时菜地里刚长出嫩叶的油菜正软趴趴的趴在地里打着蔫,碧清色的叶子上还有些儿泛黄,长的也不如后世的鲜嫩。
      
      顺着之前薅过的半垄开始,周静薅了有小十颗的模样便住了手,曲着身子蹲在菜地里头,周静歪着头想了想,不知道灵泉对这菜有什么用处没有?
      
      毕竟,油菜不也是植物?
      
      想到这里,周静扭过头,冷静的观察了眼周围的环境,嗯,很好没有人!
      
      她慢慢的转过身子,脸冲门身体冲外,随后慢慢的伸出手,用意念将那一米宽灵泉水小心翼翼的从灵泉中洒出来。
      
      如同小拇指粗细的小水柱顺着周静的手指的方向,浇在了眼前的菜地里,花了几分钟,周静用灵泉水浇了能有一垄半的油菜,她决定明天用这一垄半的油菜和剩下的油菜做对比,以此来判断空间灵泉的正确用法用量。
      
      跟做小偷一样,周静手里拿着新薅下来的油菜,急匆匆的跑回了屋,之后没两分钟,她又拎着一桶凉水跑了出来。
      
      用灵泉水浇完地,她突然感觉不妥。
      
      哎呦,看着那片明显浇过的油菜,要是灵泉长的好,像小说里写的似的,一天就能比一旁高出一大截子,明天一早被别人看出异样咋办。
      
      不行!她刚穿越,必须的小心点儿!
      
      周静蹭蹭蹭的又跑了出来,大刀阔斧的用一桶水将剩下的几垄油菜浇完,看着已经变成一般水渍渍模样的菜地,周静心满意足的提着水捎回了屋。
      
      此时的周静丝毫没想到,同是浇水的一片菜地,若是出现两个模样,不是更惊悚!
      
      外屋地与里屋一墙之隔,因为地方大宽敞,尤其外地前后都安着透着风的大木门,倒是没屋里那般儿黑。
      
      掀开那块用破旧稻草扎好的门帘,袁丽看清了外地的模样,哎呦喂,屋子不小,就是太空了,没啥好东西。
      
      紧挨着房屋的墙角,袁丽左手边放着一个黑色大肚的瓦缸,高度能有成人半人高,大肚形的里边蓄满了清凉的井水,瓦岗缸口用高粱竿订好的圆形锅盖半盖,目的是防止房梁落下尘土,这里装着一家人几天的生活用水。
      
      原本他们老周家院子里是有一口井水的,后来因着灾荒原因,井不出水,荒了之后就被周成河给填上了,如今李书院子的鸡架里,还留着填完后剩下的痕迹。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举报/反馈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